徐遵慈 • 我国新南向政策在印度的执行成果与展望(上)

  • 2017-12-31
  • Admin Admin
  • 公告

徐遵慈[1]、李明勳[2]

印度为南亚地区大国,拥有约12亿8千万人口,国土面积约328万7千平方公里,目前为世界上人口第二大国、国土面积第七大国。在国际政治上,印度不仅是区域大国,更逐渐成为国际政治舞台上的要角,「印度崛起」已逐渐成为各界的共识。今(2017)年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的亚洲行也不断提出「印度太平洋」(Indo-Pacific)的概念,意欲凸显印度在亚洲的地位,可见印度的政经实力已不容忽视。

我国总统蔡英文于2016年5月提出新南向政策(New Southbound Policy),期望台湾能与东协、南亚和纽澳国家创造互利双赢的新合作模式,进而建立「经济共同体意识」,并重新定位台湾在亚洲的角色。[3]在新南向政策推动过程中,印度为新南向首波的六个重点国家之一,[4]显见我国对印度的重视。事实上,台印间的交往远胜于其他南亚国家,因此印度对于新南向政策在拓展南亚关系上的扮演核心角色。

印度2016年为我国的第16大贸易夥伴,较前年进步一名。在双边贸易上,2016年我国对印度贸易顺差达6亿美元。在进口上,我国自印度进口约21亿8千万美元,为我国第22大进口国,前五大进口品分别为石油炼制品、铁合金、铜合金、加工铝与加工锌。在出口上,我国对印度出口约28亿2千万美元,为我国第15大出口国,前五大出口品分别为塑胶制品、电机设备、机械设备与有机化学品。[5]

近年印度经济成长快速,根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011年起,印度GDP成长率均能维持5%以上,2014年至2016年更持续超过7%。然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于今(2017)年10月公布的「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印度因2016年11月实施废钞政策而导致现金荒,冲击国内消费与相关产业,以及今(2017)年7月实施统一商品服务税(GST),均使印度经济成长稍微放缓,预计2017年至2018年的经济成长率将下修至6.7%。[6]即便如此,印度整体上仍有很大的经济成长潜力。

2014年,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上台,开始推动经济改革与吸引外资,提出「印度制造」(Make in India)、「数码印度」(Digital India)、「智慧城市」(Smart City)等国家计画,而经济成长率可观、庞大且年轻的人口红利及丰沛的资通讯软件优秀人才等优势,早已让印度成为全球企业布局的重点市场。为了彰显印度更积极性的外交,莫迪将印度自1991年以来的「东望政策」(Look East Policy)提升为「东进政策」(Act East Policy),试图将其影响力向东推进,扩大与东南亚、东亚等亚太国家的交往。此外,印度对于中国大陆一带一路计画怀抱戒心,认为中国大陆试图挑战印度传统上在南亚和印度洋地区的影响力。为了反制一带一路计画,也与日本共同推动「迈向一个自由、开放与繁荣的印度太平洋」的「自由走廊」(Freedom Corridor)计画,以强化并捍卫规范为基础的国际秩序。[7]

由于我国与印度均为民主国家,具有相似的政治价值与规范,也成为近年印度寻求与我加强经贸关系的一项有别于中国大陆政治体制的因素。印度为我国目前在南亚地区唯一设有官方代表处的国家,1995年台印双方同意互设代表处,以推动两国各领域上的双边关系,我国遂于印度首都新德里成立「驻印度台北经济文化中心」。[8]由于印度幅员广袤及业务逐年扩大,2012年又于印度清奈(Chennai)成立「驻清奈办事处」。[9]前者负责北印度(除了南印度六邦之外均为北印度),并兼辖尼泊尔、不丹和孟加拉的业务;清奈办事处则负责处理南印度六邦[10],并兼辖斯里兰卡和马尔代夫的业务。除官方机构外,对外贸易协会(贸协)迄今也已在印度的清奈、孟买和加尔各答成立办事处。[11]整体上,印度是我国在南亚地区的重要据点,盼能在巩固与印度的关系上,向印度周边邻国推进关系。

近年台印关系在新南向政策下持续升温,印度驻台代表史达仁即认为,印度的东进政策与台湾的新南向政策将有加乘作用,能为台印双边关系注入新动能、提升至新层次。[12]目前我国新南向政策规画四大主轴,分别为「经贸合作」、「人才交流」、「经贸共享」和「区域链结」,以下分别探讨印度在新南向四大主轴上的执行成果。

在经贸合作面向上,2015年12月10日,两国签署《中小企业合作备忘录》、《资通讯合作备忘录》。此外,外贸协会于今(2017)年4月成立「印度中心」,经济部于同年5月于印度设置「台湾投资窗口」(Taiwan Desk),两者均试图协助台商拓展印度市场,希望从印度扩延到其他南亚国家。同年10月,我国工业总会与印度工商联合会(FICCI)举办「2017台湾印度产业链结高峰论坛」,活动期间签署21项关于电子制造、智慧城市、绿色科技、智慧车辆等领域的合作备忘录(MOU)。目前预计于明年3月首次于印度举办「台湾形象展」,以提升印度消费者对于台湾商品的好感度。

在人才交流面向上,我国已于印度设立「台湾连结」(Taiwan Connection)据点,台湾连结计画原是针对那些还未成立台湾教育中心的国家,先建置一个大专院校与民间团体之间的学术与教育交流平台,以期逐渐朝向建立台湾教育中心为最终目标。虽然我国已在印度成立台湾教育中心,然由于印度幅员广袤且仍有很大的拓展空间,故破例也于印度成立台湾连结计画。[13]此外,我国政府也相继推动「区域经贸文化及产学资源中心」、「印度优秀青年学子来台蹲点计画」、办理「暑期印度文化经贸人才专班」、增设「印度台湾华语教育中心」,并与印度留台校友会签署《揽才合作备忘录》。近年印度的来台留学生人数快速增加,2016年我国的印度留学生共有933人,在新南向18国中排名第四位。进一步分析印度留学生在我国攻读学门可知,以工程类为最大宗(518人),其次为自然科学(181人),再其次为生命科学(84人)与医药卫生(59人),可见我国在上述几类领域对印度学生具有吸引力。目前我国政府也鼓励台湾学子赴印度学习,同时希望推动学术与教育机构间交流。

 

表1 印度学生在台大专院校攻读学位就读学门人数统计
 
人文 传播 商管 工程 教育 民生 兽医 环境保护 生命科学
7 2 57 518 3 1 1 1 84
社会科学 自然科学 艺术 设计 农药科学 医药卫生 电算机 其他 总计
11 181 1 1 3 59 1 2 933
 
资料来源:整理自《105学年度新南向国家学生在台大专校院攻读学位就读学门人数统计表》[14]
 
在资源共享面向上,主要展现在以下几个次面向。在观光促进上,我国给予印度的签证待遇已于今(2017)年6月1日放宽为有条件式免签,同时也适用「东南亚国家优质团客签证便捷措施」(简称「观宏专案」,即团进团出签证便捷措施)。此外,印度商务人士经我外贸协会及外交部领事事务局核准后,得以电子签证入境我国洽商。目前印度是新南向政策在南亚地区中给予签证优惠待遇最高的国家。根据观光局最新公布的统计数据,截至今(2017)年10月为止,印度旅客来台人次已累积29,013人次,[15]若以每月3千人次来推估,则约与去年人次相近,可见我国对印度的有条件式免签之成效似乎仍不显着,在吸引印度旅客上仍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资料来源:交通部观光局统计
图1  2011年至2016年台湾与印度在观光旅客上的变化

 
在农业合作上,2016年9月12日,两国签署《农业合作了解备忘录》,共同推动农业、园艺、畜牧业、渔业、水产养殖及食品加工等领域之规划、生产、加工与运销,并加强有关生产资材与遗传资源,以及环境永续等领域之双边合作。印度是南亚地区中唯一与我国签署农业合作备忘录的国家,显见两国关系的密切。

其他资源共享的成果,还包括两国签署《航空服务协定》,在航空领域进一步合作,促进观光;签署《铁道遗产合作意向书》,我国嘉义阿里山森林铁路与印度大吉岭喜马拉雅铁路、西姆拉铁路及尼吉里铁路等3条高山铁路,对两国而言皆具文化价值,双方朝建立合作关系,为维护及管理铁道遗产共同努力;金属工业研究发展中心也率领医材厂商赴印度参展,以推销我国先进的医疗设备与技术。

 
最后,在区域链结面向上,印度是南亚地区中唯一和我国签署《投资促进及保障协定》、《避免所得税双重课税协定》、《关务互助协定》的国家。此外,台印国会交流热络,已有管碧玲委员领导的「台湾与印度国会议员友好协会」(2016年4月22日成立)以及林丽婵委员领导的「东协印度国会议员友好协会」(2017年6月30日成立)。虽然中国大陆对于国会外交表达强烈抗议,但印度官方立即予以驳斥,反映前述印度相比其他南亚国家拥有较大外交空间与对抗中国大陆政治压力的条件,可望为台印交流创造更多机会。[16]

 
表2 我国在新南向政策下与印度相关之措施
四大面向 时间 措施内容
经贸合作 2015年
12月10日
签署《中小企业合作备忘录》与《资通讯合作备忘录》
于「第9届台印度次长级经济谘商会议」上,签署《台印中小企业合作备忘录》;资策会与印度电子产业协会(ELCINA)也签署《资通讯合作备忘录》。[17]
2016年8月 成立三个「台湾商品行销中心」
外贸协会分别在印度的孟买、加尔各答与清奈成立台湾商品行销中心,协助厂商拓展印度市场。[18]
2017年
4月26日
成立「印度中心」
外贸协会成立印度中心,协助我国厂商拓展印度市场,并促进台印经贸交流。[19]
2017年
5月18日
设立印度「台湾投资窗口」
经济部于驻印度代表处设立「台湾投资窗口」,协助来印度投资的台商最新商情及投资、财税相关法律谘询服务。
2017年
10月12日
举办台湾印度产业链结高峰论坛
我国工业总会与印度工商联合会(FICCI)联合举办「2017台湾印度产业链结高峰论坛」,深化台湾与印度产业之间的双向交流,并促成21项合作备忘录(MOU)签署,携手掌握电子制造、智慧城市、绿色科技及智慧车辆零组件等领域商机。[20]
预计2018年3月 预计举办「台湾形象展」
明年将首度在印度举办「台湾形象展」,以提升印度消费者对于台湾产品的好感度。[21]
持续进行 商情研析与传播
透过外贸协会、输出入银行等,进行印度之商情、风险研究与商机说明。
人才交流 2016年
10月17日
签署「揽才合作备忘录」
台湾赴印度揽才访问团拜访6所印度大学、分校及相关单位,并与印度留台校友会签署《揽才合作备忘录》。
2016年
11月11日
人才培育
教育部次长陈良基与印度科技部次长萨哈尼率领之代表团进行商谈,双方将在科学家常驻交流、人才培育等方面加强合作。
2017年5月 设立「台湾连结」据点
以「台湾连结」据点来建立交流平台,促进国际学术交流。[22]
2017年
6月1日
人才培育研讨会
对新南向诸国人才培育、教育产业以及教育水准的议题,举行研讨会,以利全盘理解该国的情形并寻求我国之机会。也讨论了印度的情形。
2017年7月 「印度优秀青年学子来台蹲点计画」
推动「印度优秀青年学子来台蹲点计画」,增进台湾印度学子之间的交流。
2017年
7月31日
首次办理「暑期印度文化经贸人才专班」
教育部委讬清华大学规划办理「暑期印度文化经贸人才专班」,以强化对印度的深度了解。
2017年
11月2日
补助「区域经贸文化及产学资源中心」及「台湾连结」据点;召开新南项人才培育计画印度场次
自106 年起补助大专院校于新南向国家设立「区域经贸文化及产学资源中心」及「台湾连结」据点。于96年补助国内大学赴海外重点国家设立「台湾华语教育中心」,强化对印度的华语教育之经营;召开「新南向人才培育计画」重点国家工作会议-印度。
资源共享 2016年
9月12日
签署《农业合作了解备忘录》
两国政府签署《农业合作了解备忘录》,共同推动农业、园艺、畜牧业、渔业、水产养殖及食品加工等领域之规划、生产、加工与运销,并加强有关生产资材与遗传资源,及环境永续等领域之双边合作。
2016年
9月12日
签署《航空服务协定》
两国政府签署《航空服务协定》,促进两国在航空领域上的合作,促进观光旅游。
2016年
12月24日
签署《铁道遗产合作意向书》
两国政府签署《铁道遗产合作意向书》,双方朝建立合作关系,为维护及管理铁道遗产共同努力。[23]
2017年
4月11日
金属中心赴印度行销台湾医疗设备技术
金属中心率医材厂商赴印度参展,以整体性行销呈现台湾医疗设备技术,促进双方交流,同时协助国内业者前进印度市场。
2017年
6月1日
对印度开放电子签证、有条件式免签、团进团出签证便捷措施
1.开放印度等南亚6国及伊朗商务人士,得提出电子签证(eVisa)申请来台洽商,惟须经外贸协会推荐及外交部领事事务局核准。
2.扩大「东南亚国家人民来台先行上网查核系统」(有条件式免签)适用条件:针对印度、印尼、菲律宾、越南、缅甸、柬埔寨与老挝国民,凡持有我国过10年内签证(不含劳工签证)或居留证且无违常纪录者,自106年6月1日起得于内政部移民署网页填写申请表后,获发多次入境凭证。
3.适用「东南亚国家优质团客签证便捷措施」(即团进团出签证便捷措施或旅行团电子签)[24]
区域链结 2002年以降 计画更新《投资与保障协定》
与印度自2002年起陆续已缔结投资与保障协定、避免所得税双重课税协定、关务互助协定等。其中投资与保障协定未来可能进行更新。
2016年
4月22日
国会外交-「台湾与印度国会议员友好协会」
成立「台湾与印度国会议员友好协会」,由管碧玲立委担任会长,于2月访问印度。
2017年
6月30日
国会外交-「东协印度国会议员友好协会」
成立「东协印度国会议员友好协会」,由林丽蝉立委担任会长。
 
资料来源:本研究整理自各种公开资讯,仅列出直接针对印度或内容有直接提及印度者,不包括如提供所有业者优惠贷款等措施。

在台印关系的潜在挑战上,很大程度仍取决于如影随形的「中国因素」。今(2017)年2月12日管碧玲立委率领「台湾与印度国会议员友好协会」赴印度参访,立即引起中国大陆强烈抗议,表示「我们历来坚决反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同台湾方面进行任何形式的官方接触与往来,互设任何具有官方性质的机构。」印度外交部发言人斯瓦鲁普(Vikas Swarup)则迅速回应仅表示「了解到」(understand)有一个台湾的团体正在访问印度,并没有其他政治解读。[25]由此可见,虽然印度遭到中国大陆的强烈抗议,但相比于其他国家固守「一中政策」,印度则在承认一个中国原则下,愿意与台湾有更多的互动空间与弹性。[26]但即便如此,我国于印度推动新南向政策时,仍须注意可能的「中国因素」。

在未来展望上,由于中印关系因边界问题而长期不睦,印度认为其国土面积、人口、经济规模等不亚于中国大陆,与陆均为崛起中的强权,因此较有能力抵抗来自中国大陆的政治压力。虽然中印贸易往来密切,但印度对中国大陆长期逆差,2016年逆差高达515亿6千万美元,造成中印合作上的嫌隙。印度时常透过如大打「台湾牌」、邀请达赖喇嘛访印度、关切西藏问题等中国大陆的痛脚,来反制陆方政经压力。例如印度外交部长史瓦拉吉(Sushma Swaraj)于2014年即曾针对中印边界问题表示,「中国大陆如果要印度承认『一个中国』政策,中国大陆也要尊重『一个印度』政策。」整体上,中印竞争甚至对抗的政治局势虽可为台印关系创造更多机会,但在印度某种程度上仍受「中国因素」制约的情形下,台印发展关系必须弹性、务实,新南向政策如能找到符合印度国家利益的方向,应会获得印度的热烈支持。

 
 

[1] 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南亚国家协会研究中心主任。
[2] 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南亚国家协会辅佐研究员。
[3] 新南向政策专网,2016年8月16日,「新南向政策纲领」,https://www.newsouthboundpolicy.tw/PageDetail.aspx?id=9d38cb45-4dfc-41eb-96dd-536cf6085f31&pageType=SouthPolicy
[4] 新南向政策优先推动国:印度、印尼、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越南。
[5] 根据ITC Trade Map统计。
[6]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orld Economic Outlook 2017.” file:///C:/Users/PC314C/Downloads/c1%20(1).pdf
[7] 日本外务省,2017年9月14日,” Japan-India Joint Statement (Toward a Free, Open and Prosperous Indo-Pacific)”,http://www.mofa.go.jp/files/000289999.pdf
[8] 中华民国驻印度代表处,http://www.roc-taiwan.org/in/post/4.html
[9] 中华民国驻清奈办事处,http://www.taiwanembassy.org/inmaa/post/4.html
[10] 印度泰米尔那都州(Tamil Nadu)、安德拉州(Andhra Pradesh)、塔伦加纳州(Telangana)、卡纳塔卡州(Karnataka)、克拉拉州(Kerala)、本地治理(Puducherry)、安德曼及尼可巴群岛 (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拉克沙群岛(Lakshadweep Islands)
[11] 中华民国对外贸易发展协会,全球据点,http://www.taitra.org.tw/%E5%85%A8%E7%90%83%E6%93%9A%E9%BB%9E
[12] 自由时报,2017年10月30日,「印度驻台代表史达仁︰新南向加东进 台印关系新动能」,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1147543
[13] 目前由南华大学的释觉明教授专职负责。
[14] 中华民国教育部国际及两岸教育司,《105学年度新南向国家学生在台大专校院攻读学位就读学门人数统计表》,http://www.edunsbp.tw/album/news/59f96b45b9f08.pdf
[15] 交通部观光局,观光统计月报,http://admin.taiwan.net.tw/statistics/month.aspx?no=135
[16] 报导者,2017年2月22日,「印度为何打起「台湾牌」?──新南向政策的机会与考验」,https://www.twreporter.org/a/new-southward-policy-india-taiwan-card
[17] 经新闻,2015年12月11日,「台印度签署中小企业合作备忘录」,http://www.economic-news.tw/2015/12/Taiwan-India-MOU.html
[18] 外贸协会,2017,《中小企业国际行销成长茁壮方案》,http://info2.taiwantrade.com/CH/resources/MAIN/TC/S0/newsouth/2017events.pdf
[19] 外贸协会印度中心,2017年4月27日,「印度盛宴已开始,台湾不能错过」,https://info.taiwantrade.com/biznews/%E5%8D%B0%E5%BA%A6%E7%9B%9B%E5%AE%B4%E5%B7%B2%E9%96%8B%E5%A7%8B-%E5%8F%B0%E7%81%A3%E4%B8%8D%E8%83%BD%E9%8C%AF%E9%81%8E-1296443.html
[20] 中华民国经济部,2017年10月12日,「台湾印度产业链结高峰论坛 深化双向交流,缔造合作高峰」,https://www.moea.gov.tw/MNS/populace/news/News.aspx?kind=1&menu_id=40&news_id=72937
[21] 中央社,2017年11月9日,「台湾形象展成果丰硕 明年首度挥军印度」。http://www.cna.com.tw/news/afe/201711090230-1.aspx
[22] 中华民国行政院,2017年3月21日,「加强新南向人才培育--以人为本‧双向多元」,https://www.ey.gov.tw/hot_topic.aspx?n=155D507131845FC7
[23] 中华民国外交部,2016年12月24日,「我国与印度签署《铁道遗产合作意向书》」,https://www.mofa.gov.tw/News_Content.aspx?n=8742DCE7A2A28761&s=D38B1A1A04CE0681
[24] 中华民国外交部,2017年11月1日,「我与新南向18国相互签证待遇」,http://nspp.mofa.gov.tw/nspp/news.php?post=105482
[25] The Hindu. Feb 16, 2017. “India says Taiwan team is non-political.” http://www.thehindu.com/news/national/India-says-Taiwan-team-is-non-political/article17309165.ece
[26] 报导者,2017年2月22日,「印度为何打起「台湾牌」?──新南向政策的机会与考验」,https://www.twreporter.org/a/new-southward-policy-india-taiwan-card